<table id="vfxiz"></table>
    <td id="vfxiz"><strike id="vfxiz"></strike></td>
    <td id="vfxiz"><ruby id="vfxiz"></ruby></td>
    <track id="vfxiz"></track>

    1. <object id="vfxiz"><nav id="vfxiz"><address id="vfxiz"></address></nav></object>
      <pre id="vfxiz"></pre>
      <td id="vfxiz"></td>
      首頁 > 要聞 > 要聞

      把最火熱的青春獻給祖國邊疆——記聊城籍援疆干部李懷智

      把最火熱的青春獻給祖國邊疆——記聊城籍援疆干部李懷智

      來源:聊城日報發布時間:2022-11-04 08:42:02

      ■ 本報記者 曹天偉

      十月的新疆瑪納斯河,冰涼清澈,如一條玉帶鑲嵌在祖國西北邊陲。河邊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新湖農場,總面積147萬畝,其中,沙漠面積14.1萬畝,常年播種土地60余萬畝。這里,是聊城籍援疆干部李懷智為之奮斗一生的地方。

      1934年11月,李懷智出生在聊城北楊集(現開發區北城街道)李西樓村的一個農民家庭。1965年,他響應祖國號召,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新湖農場屯墾戍邊,一干就是一輩子。在干旱少雨、狂沙肆虐的惡劣環境下,他和戰友們一起興修水利、治沙治堿、植樹造林,把戈壁荒原變成了田連阡陌、渠系縱橫、林帶成網的塞外江南,也把自己的奮斗故事永遠鐫刻在這片雄壯的大地上。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

      1954年10月,中央決定,駐新疆人民解放軍10.5萬名官兵集體就地轉業,組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執行屯墾戍邊任務。李懷智的人生也與祖國邊疆永遠聯系在了一起。

      1953年,19歲的李懷智讀完私塾,經考試被錄用到臨清市工會宣傳部任教師職務。在認真工作的同時,他積極學習,于1956年3月考入山東煙臺空軍學校,由于眼部問題,不適合做空軍飛行員,遂轉入海軍學校。軍校學習結束后,他轉業到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密山縣857農場工作,是當年從部隊、軍校轉業到北大荒開荒種田、屯墾戍邊的十萬名軍人之一。

      1959年至1961年,李懷智到八一農墾大學深造。在校期間,他認真學習、刻苦鉆研,成為全國首批學會使用當時從蘇聯進口的康拜因聯合收割機的軍轉干部之一。1961年7月,自農墾大學畢業后,李懷智被分配到山東青坨農場任二隊隊長、指導員。

      此時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新湖農場,到處是一片戰天斗地的場景。一批批熱血青年來到這里,在軍墾第一線開荒拓土、建設家園。從1950年開始對新疆東莫索灣(現新湖農場)勘探,到1963年總場組建,新湖農場已經初具規模。

      按照上級要求,1965年4月,李懷智帶領青坨農場有志青年到新湖農場支邊。根據最初的安排,李懷智將帶來的支邊青年安排好之后,就返回青坨農場。但當時部分支邊青年思想不穩,有的甚至說“你走我們也走”,李懷智就主動留了下來。這一干,就一直干到了退休。

      一望無際的荒灘上,寸草不生,滿目蒼涼,就連住上簡陋的土坯房都成了奢望。李懷智帶領一支上千人的兵團就地取材,建設地窩子住宿。所謂地窩子,就是在地下挖出一個土坑,在周圍壘起半截土墻,上面搭幾根木頭,鋪上紅柳、梭梭、蘆葦或茅草,再抹上一層厚厚的泥巴,有的頂部留個小方口或圓口,作為透光的天窗。由于制作簡陋,冬天,地窩子里寒冷結冰,遇到狂風,睡覺的鋪上會落滿厚厚一層泥土。大家下班回家,還經常會遇到地窩子頂被狂風掀翻或入口被沙石填滿的情況。

      除了住宿,吃飯也是難題。由于常年干旱,戰士和知青們喝的都是天山雪融化流到溝里的澇壩水,人畜同池,水質很差。農場沒有澡堂,大家夏天下班后就到干渠邊沖一下,冬天每人只能分到半盆水,用于洗臉、洗腳。

      住地窩子、吃高粱面窩頭、喝澇壩水,在這樣艱苦的環境里,李懷智帶領大家埋頭苦干,一磚一瓦建設著美麗家園。

      走過激情燃燒的歲月

      瑪納斯河畔,冬天,風如狼嚎、滴水成冰;夏天,赤地千里、熱得燙人。這里年降雨量只有150毫米左右,水的問題不解決,建設、發展都無從談起。

      1964年,農場在瑪納斯縣城東北12.5公里一片葦湖洼地上開建新戶坪水庫。工程開建第二年,李懷智來到新湖農場任基建隊政治指導員。他和知青們一起,挖土方、推小車、筑堤壩,一天勞動十幾個小時。修筑水庫的土要從1公里外的地方運,他們用小推車把土運到壩頂,推一趟土就要跑2公里。最多的時候,每人每天要往返50多公里,運土10多立方米。一天下來,每個人都累得筋疲力盡。

      除了繁重的勞動,更大的考驗是天氣。這里夏天氣溫高達40攝氏度,頭頂烈日,每動一下都會汗流浹背。到了冬天,氣溫驟降至零下20攝氏度甚至零下30攝氏度,地面凍住,大錘砸下去就像砸在石頭上一樣。汗水濕透了棉衣,寒風一吹,像是冰甲在身;氐剿奚岷,他們生火烤干棉衣,第二天接著穿。

      5年時間里,就是在這種極端惡劣的條件下,李懷智帶著400多名知青戰酷暑、斗嚴寒,靠著一輛輛小推車拉運土方300萬立方米,保證了工程用土需要。建成后的新戶坪水庫,土質擋水壩長10.9公里,混凝土護坡長7.4公里,最大壩高11米,設計庫容3000萬立方米,年調節水量1.6億立方米,成為周邊農業生產和居民飲用水的重要供水地。

      那些年,無論是建水庫、挖溝渠、修公路,還是蓋地窩子、砍梭梭柴、下湖割蘆葦,一項項高強度的體力勞動,讓李懷智落下了病根。但他靠著堅強的毅力,咬緊牙關,始終沒有向組織提出調換崗位的要求。

      上世紀80年代,隨著國內經濟快速增長,對棉花的需求量增大。1981年1月12日,王震將軍來到新湖農場,當了解到農場的棉花最高單產不足30公斤時,他鼓勵農場改種地膜棉以提高產量,并和農場負責人簽了軍令狀:“新湖農場植棉35000畝,采用地膜技術措施,單產爭取75公斤以上,利潤150元以上。”

      時任新湖農場六場黨委書記的李懷智,帶領干部職工認真落實總場指示精神,嚴格按照科技人員的指導種植、管理地膜棉。當年秋季,棉花畝產超過100公斤。新湖農場大面積地膜植棉成功后,一場“白色革命”在天山南北興起,新湖農場也實現了從以糧為綱到多種經營,再到建成國家級優質商品棉生產基地的飛躍。

      把最寶貴的精神財富留給后人

      在新湖農場工作期間,李懷智先后任新湖基建隊政治指導員,六場八連政治指導員,六場機關政工辦主任,六場黨委副書記、書記,總場紀委書記等職。30多年來,盡管職務不斷提升,但他始終嚴于律己、廉潔奉公,忠誠踐行著一名共產黨員的初心使命。

      擔任總場紀委書記后,李懷智管理著下屬營級單位10多個,干部職工幾萬人。逢年過節,有不少人到他家里送錢送物,希望得到照顧,但他每次都堅決回絕。一次,李懷智的一個下屬探親回來,帶回一些土特產,趁李懷智不在家時送到家里,丟下就走。“這些東西堅決不能收,必須馬上送回去。”回到家后,李懷智狠狠批評了妻子。于是,妻子頂著大風,打著手電,連夜把東西給送了回去。

      正是這種清正廉潔、剛正不阿的品格,讓李懷智成了大家眼中的“黑臉包公”。在1986年2月到1995年9月擔任總場紀委書記期間,他負責處理大小案件幾百件,每一件都能做到公平公正,讓人心服口服,因為工作突出,他被兵團黨委、紀委評選為優秀紀檢干部。

      李懷智對自己和家屬嚴格要求,對待下級卻關愛有加。同志犯了錯,他總是耐心教育,幫他們找準問題癥結,盡快整改提升。新戶坪水庫有一個姓宋的青年,和別人打架時用水果刀輕微劃傷了對方,他立即召開大會對其進行批評處理,并讓這名青年作了深刻檢查。在他的建議下,組織對這名青年進行了從輕處理。

      清風兩袖回家去,不帶農場一寸土。1995年,李懷智退休回到山東,連3萬元的購房首付款都交不起,經過妻子四處求借和大兒子幫忙才勉強交上。

      2016年5月,李懷智在青島去世。2021年,新湖農場黨委、紀委把他一生清廉的事跡寫入《新湖農場志》和新湖農場團史館,作為永久的歷史資料保存。

      “父親沒有留下什么房產和積蓄,但他留下的寶貴精神財富,是我們一生享之不盡的。”10月20日,當記者聯系到李懷智的兒子李海水時,他在電話那頭這樣說。

      【責任編輯:任玉偉】
      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免费|欧美亚洲日韩美日高新在线|性欧美肥妞BBXX|中文字幕无码久久一区
        <table id="vfxiz"></table>
        <td id="vfxiz"><strike id="vfxiz"></strike></td>
        <td id="vfxiz"><ruby id="vfxiz"></ruby></td>
        <track id="vfxiz"></track>

        1. <object id="vfxiz"><nav id="vfxiz"><address id="vfxiz"></address></nav></object>
          <pre id="vfxiz"></pre>
          <td id="vfxiz"></td>